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将教育费用列为家庭支出的“大头”,有数据显示获得父母经济支持攻读商学院(MBA)的人数比例由2009年的15%上升到了2014的22%。

  管网络上一直流传着这样的笑话:学历并不值钱,学区房却值钱。但事实上,学历在某种程度上远比学区房更值钱,鉴定的标准也极其简单——时间。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将教育费用列为家庭支出的“大头”,有数据显示获得父母经济支持攻读商学院(MBA)的人数比例由2009年的15%上升到了2014的22%。

 
 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称,根据美国研究生入学管理委员会的数据,获得父母经济支持的商学院学员比例从2009年的15%增至2014年的22%的高点。此后这个比例有所下滑,但仍高于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,在去年发布的GMAC最新调查中达到18%。
 
  伴随着“直升机父母”延伸到研究生学习,贷款支付学费的学员比例减少。根据GMAC的数据,2009年有四分之一的学生申请贷款,但到2016年,这个比例降至五分之一。同期获得雇主帮助的人数比例也从大约12%降至8%。
 
  根据GMAC的数据,父母帮助支付商学院学费的现象在东亚和东南亚学员中最多,这些地区的学员有三分之一获得支持。欧洲学员也没有落后太多,有30%的学员从父母那里获得经济帮助。
 
  一位来自中国北方的独生女FaithXu,其父母就为了能读上巴塞罗那IESE商学院而卖掉家里的房子,用部分所得为她支付了8.8万欧元学费。
 
 
  她解释称:“我们家并不富有,我没有积蓄。”
 
  27岁的她希望商学院将推进她在科技行业打造职业生涯的理想。在北京完成本科学位后,FaithXu曾为一家总部位于慕尼黑、在线销售婴儿产品的初创企业工作,她打造了该公司的中文业务,使其成为公司的最大收入来源。那家公司为她提供了商业和领导经验,但她表示,她的收入仅够支付生活费用。“4年后,我向首席执行官报告,但在公司不可能再有发展。”
 
  MBA已经帮助了她的事业:她在亚马逊的领导力发展实习生计划中获得一个名额。她表示:“在我告诉他们时,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否理解MBA是什么,但我妈妈说,如果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事情,他们就会支持我。”
 
  前环境咨询顾问伍拉•林吉的印尼父母为他在德国WHU商学院的学习支付了4.7万欧元的学费和生活费。他的父亲经营一家游泳池和水处理设备公司,拥有伊利诺伊大学的MBA学位。林吉表示:“他总是告诉我,这种教育对我的一生都会非常有价值。”没有父母的支持,他可能会进入家族企业,但如今,他希望创建一家科技初创企业。
 
  根据GMAC的数据,略超过10%的美国商学院学员从父母那里获得经济帮助;美国的录取咨询顾问们表示,父母参与度在上升。
 
  当史黛西•布莱克曼20年前在洛杉矶成立她的MBA录取咨询公司时,她的客户是有意攻读MBA的学员自己。布莱克曼表示,如今父母打来电话咨询的数量大幅增加,一些人甚至还没有先和孩子商量就来联系。“在某些情况下,是父母为孩子操心,”她表示,“但多数只是因为他们的子女工作太忙。”
 
  North Star Admissions Consulting总裁凯伦•马克斯表示,随着进入顶级商学院的竞争加剧,很多父母担心子女无法进入自己的母校学习。“他们来找我是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像他们一样成功,”她表示,“这是一种传承。”